威尼斯平台 > 明星资讯 > 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原标题: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浏览次数:82 时间:2019-06-15

  第一本看完不想再看一遍的书是《一九八四》,第一部看完不想再看一遍的电影是《霸王别姬》。
  《一九八四》是高一时候看的,到现在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但仍清楚的记得当时看的时候的感受。那是我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毛骨悚然。可怕,太可怕了,可怕到我不愿意再看一遍。至于《霸王别姬》也是我高中时期看的,其实就剧情的发展而言,大体是可以猜到的,并不意外。但是看完之后很难过,却并不想哭,只感觉心里头像堵了什么,很难受,难受了好久,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种淡淡的悲伤。
  我想应该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吧,是冲着张国荣来看这部电影的。当时也只是偶然间看到他在日本的一个演唱会,他齐腰长发、落拓不羁地躺在舞台上忧郁的唱着歌,也不记得他唱了些什么,只是想这可真是一个奇男子,真帅。忍不住去了解了更多关于他的事,也知道了唐先生,我觉得张国荣真是一个很令人着迷的人。晚上在被窝里偷偷地听他的那首《我》。他的歌声简简单单没有什么花样,却拥有直击人心的力量,听到第一句就忍不住想哭。
  然后,我去看了《霸王别姬》,那时候我只知道它是部张国荣演的好电影。电影一开头我发现小豆子的妈的扮演者是蒋雯丽,我有些讶异,之后出场的张丰毅、巩俐、葛优都是我所熟悉的一直在大荧幕活跃的演员,除了张国荣,让我觉得有种物是人非的悲凉。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也渐渐浸入电影的情绪中,发现电影的画面很有质感,镜头很有韵味,它的每个细节也都意味深远。第一次明显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那个很经典的场景,小豆子哭着唱:“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我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果然之后小豆子在跟小楼的相处中越来越女性化,也隐隐明白了那短短几句戏词里隐含了什么。蝶衣喜欢上段小楼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在小豆子被母亲卖掉;在陌生的环境孤立无援不被师傅看好,被所有人嘲笑的时候只有段小楼是以非常强势的姿态保护他,让小豆子有了依赖、有了安全感甚至人生有了新的意义。并且此时小豆子在外界的逼迫下,为了唱戏、为了活下去,心理发生了巨大转变,开始认同自己是个女的。再加上师出同门、青梅竹马、戏中虞姬霸王的情意,蝶衣爱上小楼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再往后就是他们第一次登台唱戏了吧。张公公,小楼喜欢的那把剑,还有小楼给失魂落魄的小豆子披上的虞姬的斗篷。这都是耐人寻味的细节,也是这部电影非常棒的一个地方,这种细节几乎处处都有,或是一个不起眼的道具,或是隐藏在一句台词中,且在后面的剧情都有照应,脉络清晰,耐人寻味。除此之外,影片中很多台词也很引人深思,或经典,或为后面剧情埋下伏笔,或不经意间就暗示了人物的性格命运。
我认为蝶衣爱小楼但更爱戏剧,“不疯魔不成活”来形容他,很形象。有一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是蝶衣在传单纷飞的舞台上唱戏,台下特别乱,蝶衣却依然沉浸在贵妃醉酒中缓缓地唱着,袁四爷大喝一声“好”,青田也站起来鼓掌。这时我才意识到,蝶衣是真的活在自己的戏剧世界里走不出来了。他太过纯粹,纯粹到他的世界里就只有戏剧和小楼,这样纯粹的人注定在这纷繁的世俗中得不到善终。蝶衣特殊的成长经历让他的心理并不正常,性格缺失,甚至我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的三观也不正常,从他为日本人唱戏一事就可以看出。有人说他唱戏是为了救小楼,是在日本人的逼迫下。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就算不是日本人的逼迫,蝶衣也可以为他认为真心欣赏戏剧的日本人唱戏,他的观念里除了戏剧就是小楼,没有所谓的民族大义,大概他的想法就类似于“艺术是无国界的”。“玷污”了他的袁四爷是懂他的,“情敌”菊仙是懂他的,甚至日本人青田也是懂他的,不懂他的只有他深爱着的小楼。所以他们的结局注定只能以悲剧收尾。
  如果说蝶衣的精神支柱是戏剧和小楼,那菊仙的精神支柱就只有小楼了。我认为菊仙同蝶衣一样是不为世俗所容的纯粹的人。菊仙敢爱敢恨、至情至性,从她光着脚从妓院走出去找小楼就可以看出来。她因为小楼的一句话就毅然决然脱离妓院,把未来的所有都系在小楼一人身上。或许她是想要借此离开,开始新的生活,但毫无疑问,她是爱着小楼的,并且深爱着。比起蝶衣,她更像虞姬,她是现实的也是纯粹的,从逃出妓院开始她的世界就只有小楼一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小楼,她永远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小楼好的,她是聪明的、现实的,并不像蝶衣不食人间烟火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爱的纯粹,爱的热烈,所以在小楼为了活命大吼自己不爱她并大声唾骂时,她彻底绝望并选择了自杀。而菊仙也是除了袁四爷以外最懂蝶衣的了,或许是因为他们是同样纯粹的人,同样爱着一个不值得爱的男人。我记得在蝶衣痛苦的戒大烟,躺在床上神志不清,浑身颤抖地叫娘的时候是菊仙把斗篷裹在他身上紧紧地抱着抚慰着他,也是菊仙在小楼要毁掉蝶衣送他的剑的时候连忙抢出,不顾一切,在最后自杀前把它还给了蝶衣。
  对于段小楼,我并不恨他,即使他害死了菊仙,蝶衣也算是因他而死。只是有种厌恶,就像有时候厌恶我自己。我在小楼身上看到了我们大多数—看起来是个有情有义有血性的男儿但骨子里自私懦弱贪生怕死,也只有这种人是最能活的长久的,他熟知这个社会的生存规则并游刃有余。除了小楼,出卖他们的那个徒弟小四也不过也是大多数中的一员罢了。我认为小四的“背叛”的行为除了有整个社会环境的原因,外界新思潮的冲击,还有他对蝶衣的嫉恨。他嫉妒蝶衣所扮演的虞姬,恨他的严厉管教打骂。小楼和小四所表现的种种可恶的行为不过是我们身上所共有的人类的劣根性罢了。我又有什么资格骂他们呢。
  这部电影的成功当然也离不开演员精湛的演技。程蝶衣的角色无疑是最浓重的。提起《霸王别姬》大概第一个想到的都是程蝶衣张国荣,他们太像了,可以说是张国荣塑造了程蝶衣,程蝶衣诠释了张国荣。不论是戏里的程蝶衣还是戏外的张国荣,他们的死亡都让人不胜唏嘘。可我想他们选择这种方式离开,或许对他们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
  他们都是颜色不一样的最美的烟火。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发布于明星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关键词: 威尼斯平台

上一篇:难以想象整个国家是一个大厕所的画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