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平台 > 电影资讯 > 冷眼观宴(原载2006)

原标题:冷眼观宴(原载2006)

浏览次数:157 时间:2019-05-18

    值得注意的是,这场宫闱离乱其实发生在五代十国,后来被称为诗歌和陶瓷的黄金时代,以一种更混乱更不堪的方式喑哑了它的光芒,另一段在中国历史上同样举足轻重的王朝正倚马相望。后来,我们所敬佩的欧阳修称这一段时间“天地闭,贤人隐”。
    如果您还能忍受我再掉一下书袋的话,《五代史》还有以下两段描述:“臣轼其君,子轼其父,而搢绅之士安其禄而立其朝,充然无复廉耻之色者,皆是也。”“五代之际,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道乖,而宗庙朝廷,人鬼皆失其序,斯可谓乱世者欤?自古未之有也。”
                                                    ——摘自2006年第18期《看电影》

    在读过这篇口气颇似余秋雨叔叔的影评次日,我走进了影院。宴席散去后第一个感想就是,还没有看过本片的朋友,请不要因为外界事先“中国古代版哈姆雷特”的评论而对它心怀期待或者置疑了。因为在片中故事发生的年代,轼兄夺嫂太子复仇之类的戏码并不稀奇,而欲望阴谋杀戮死亡更是各个时代各个地方宫闱间钩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必然呈现,所以我没看出什么哈姆雷特的形貌来,导演本就是想讲一个中国故事。冯小刚当时这么说(注1)估计不是炒做(起码对我来说这样的炒做根本没什么正面效果),而是如果他不自己先说,媒体评论也会这样联系,而且约莫话不会好听。

    情节已然如此,也就不必再附会台词是跟风哈姆雷特才舞台剧风格,进而讽刺它不中不洋。作为早年电视剧《大明宫词》的爱好者,我对舞台化的语言本就不曾排斥,而此番《夜宴》语言更洗练,更恰且地贴合了环境与情节(注2)。黑底描金漆着朱红的大殿,肃穆沉重;清泉乌木生着翠竹的馆舍,遗世出尘;行走在其间的人们,身着精致富丽的华服,眉目间盛着皇室的威仪与贵族的端庄。仿若诗画的背景,仿若仪式的举止,难道台词要跟《大腕儿》似的么。因为怀念冯导早年《甲方乙方》《不见不散》里小品式影剧而对《夜宴》失望的同志们,请出电影院门右转,音像店有《武林外传》卖。深思熟虑,略带疏离,这样的语言正适合台上演戏的人们。

    是的,他们都在演戏。青女只演给自己,其他人还要演给别人。从厉帝的皇兄正襟于御座起,从婉儿被无鸾的父皇抢去起,从羽林卫血洗越人馆起,新王、新后、与太子便只能从此粉墨登场,非死不得谢幕。这里所说的“演戏”,并非指虚伪,而是眼角指尖流露的心情却不可言说,只能化作语焉不详的暧昧与心机深沉的试探。他们无从选择,无法退出,只能把这一旦启动便至死方休的战斗戏码进行下去,以生命作筹码,自己的或别人的。如同杀一人便终生双手沾血,一入此局便再无退路,所以,没有赢家。所有人,都终是没有在活着的时候得到自己所求,因此,满盘皆输。

    正文最后多些篇幅扯扯很多人都会想到的八卦问题:婉儿最爱的到底是什么。
    婉儿肯定是爱太子,最后也对厉帝生了情愫。她要的是一个刚毅霸气君临天下的男人,寄情山水优柔寡断的无鸾却一直让人恨铁不成钢, 最后一刻她看到太子是那样的勇敢绝决,却已然末路穷途;她对厉帝是委曲求全,阴谋家只有欲望没有爱情,厉帝喝下毒酒时她终于明白他真的已经爱她到弃了江山,但却只是以死试炼。她最想要的东西,总是用消逝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至于她最爱什么,私以为要看用什么标准去衡量。
    有人说她最爱的是权利。当她想指望的人和想拥有的爱情都求而不得,她只能把权力这个唯一剩下能给她安全感的东西握在手边。她曾通过最传统的方式,把自己的期待与安全都冀望在一个男人身上,但他们要么让她失望,要么让她畏惧,没有办法,她只好用另外的途径去生存。
    有人说她最爱自己。……试问,如果这里婉儿所做的一切都出自一个男性角色,还有人会去质问她到底爱谁么。也许,基本不会。因为很多时候有人本能地感觉,女人的字典里首位的是爱情,如果不能为爱情奉献牺牲一切,就是自私;我觉得这和说一个男人如果不能为了江山权力牺牲儿女情长就是懦夫一样偏颇。
    我想她的爱没有厚此薄彼,她爱自己,也爱无鸾,也许在厉帝饮毒自尽后,她还突然明白自己本可以试着爱上厉帝。但是后两个都再抓不到,所以,她只有尽力让自己活下去。
    “凤目生威”,妩媚而肃杀,这个女人让人惊艳,也使人畏惧。

    片中还有不少值得推敲的地方,比如青女,比如殷氏父子,比如那位被杖毙的幽州节度史。由于时间才华有限,就暂时不写了,待高人指点补充。

注:
1、记得不确实了,到底冯导有否亲口说过《夜宴》和《哈姆雷特》的关系。
2、感觉八成的台词算契合,剩下二成里少数的有点“过”,个别的疑似冯导不忘本地自按爪印(比如那句报幕般的“表演者:太子,羽林卫”),还有一两处私以为是神来的负负得正(厉帝那句“那我们不能骗人,我泱泱大国以诚信为本,要派真的太子去”初听笑得锤桌子,随之而起的阴寒之气便侵入骨髓)。

后记杂言:
1、最难忘的一幕是羽林卫血洗越人馆,也是唯一让我忍不住要哭的地方。舞者用惊人的飘逸与优雅,从容面对屠戮,这和武者的醉卧沙场马革裹尸一样,都是将自己风骨坚守到了最后。
2、最不解的两幕……
(1)婉儿几近裸体也依旧飞檐走壁身着重衣照样凌空一跃(且发型不乱),真有这等功夫杀厉帝用得着辽东鹤顶红漠北黑蝎子么,直接施展您玉娇龙的身手不就行了么。
(2)在我看到青女死去太子抱着她哭台上鲜血一片而四周的背景舞者还在保持木偶舞mode的时候,突然觉得很玄幻,他们,应该呈鸟兽散吧。……难道是为了隐喻上了舞台便身不由己,曲终人才散。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发布于电影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冷眼观宴(原载2006)

关键词: 威尼斯平台

上一篇:只是观后感,不是影评威尼斯平台

下一篇:没有了